“垃圾堆非蚊症源头” 州议员不认同卫生局说法

“垃圾堆非蚊症源头” 州议员不认同卫生局说法

“垃圾堆非蚊症源头” 州议员不认同卫生局说法

听证会委员,左起哈妮查、黄瑞林、沙菲益、杨巧双、苏莱曼、沙阿里及赛韦尔。

雪兰莪州骨痛热症问题严重,垃圾再度成为谈论焦点,卫生部认为垃圾是根本因素,行政议员则要求提呈研究数据,否则勿将矛头指向垃圾。

这是雪州政府首开先例,就骨痛热症问题传召雪州行政议员、州及各地方政府卫生局官员出席问话,借此拟定建议给州政府,以解决州内骨痛热症不断飙升的问题。

雪开先例办听证会

雪州卫生局副局长黄梓学出席雪州能力、公信力及透明度遴选委员会(Selcat)召开的骨痛热症听证会时说,黑斑蚊最根本的繁殖根源在于垃圾,市民若没有做好清理工作,最终将容易营造黑斑蚊繁殖的温床。

“雪州是黑斑蚊热点,根据卫生局和地方政府官员所到检查地点,都难免在垃圾堆内查获孑孓。”

不过,掌管地方政府事务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则表示,实际上至今根本没有一项研究显示黑斑蚊的繁殖归咎垃圾问题。

“我们希望有关部门通过有效的研究和探讨,以查出黑斑蚊和骨痛热症传播真正根源,对症下药解决问题。”

“垃圾堆非蚊症源头” 州议员不认同卫生局说法

行政议员达罗雅(左二起)及欧阳捍华一起受邀出席听证会,以解释和汇报骨痛热症事宜。

欧阳捍华:清理工作有改善非法垃圾仍最棘手

欧阳捍华汇报时也说,该部门目前所进行的垃圾清理工作都有改善,惟坦承非法垃圾仍是地方政府最难以着手解决的问题。

他透露,州政府也在重组垃圾清理的工作,以巴生市议会为首,通过划分区域,委任一个主要承包商,接管该区域的清理工作,包括沟渠、街边及定时清理的垃圾等。

“我们希望通过此方法,让一个承包商接管处理整个区域所面对的一切垃圾和卫生问题。”

雪州能力、公信力及透明度遴选委员会(Selcat)以立法议会议长杨巧双为首,其他成员包括美丹花园区州议员哈妮查、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万宜区州议员沙菲益、柏马登区州议员苏莱曼、淡江区州议员沙阿里及斯里安达拉斯区州议员赛韦尔。

杨巧双批“打击蚊症委会”两年拟不出完善措施

掌管卫生事务的达罗雅因解决州内骨痛热症问题不见成效,而在听证会成为众矢之的。

听证会委员会成员不满达罗雅汇报解决方案迟迟不见成效,而且从2014年至今,有关部门都无法提呈一份彻底改善骨痛热症问题的方案,以致州政府遭市民怪罪。

清洁运动没奏效

委员会也不看好该部门所推行的清洁运动,一来市民的参与感不多,同时也没有真正效益。

委员会也认为,达罗雅在打击骨痛热症问题上,没有善用拨款或要求更多拨款来推动解决工作。

杨巧双更不满以达罗雅为首的“打击骨痛热症行动委员会”,在这两年来,都无法拟定一份完善的措施,包括草拟“零黑斑蚊繁殖”建筑结构指南、研究消灭黑斑蚊根源、就黑斑蚊活动后与民展开对话等。

她说,“打击骨痛热症行动委员会”不能只是策划打击黑斑蚊的短期活动,而且这些活动看来并不奏效,而且该委员会至今尚无法提呈有效的完善措施,也让人不满。

她也认为,达罗雅在卫生局发出的黑斑蚊检验罚单问题上,也没尽力探讨和解决,包括亲自出席中央政府所主持的会议,以便在会议上提出州政府所面对的问题,比如罚单数额太少、开出罚单程序冗长等。

听证委员会较后建议行政议员向州政府建议成立一个由中央政府和州政府联手的委员会,来负责上述问题,欧阳捍华表示将向州政府提出上述建议。

“垃圾堆非蚊症源头” 州议员不认同卫生局说法

喷蚊雾只适用于杀灭成年黑斑蚊,对于杜绝黑斑蚊的卵及幼虫毫无帮助。(档案照)

黄梓学:清除繁殖温床需市民配合提高警觉

黄梓学说,雪州卫生局目前在雪州采用“寻找及消灭根源”(Search and destroy)方式,解决州内骨头痛热症问题,惟仍需市民提高意识,才能更有效及全面解决问题。

他解释卫生局在雪州所采取的骨痛热症防范措施时说,当局于2014年开始采用上述灭蚊方式,主要是希望通过清除黑斑蚊繁殖温床,消灭骨痛热症传播的根源。

喷蚊雾无法杜绝幼虫

“喷蚊雾方式只适用于杀灭成年黑斑蚊,对清除黑斑蚊的卵及幼虫毫无帮助,而且一只带菌黑斑蚊可将病菌遗传给7代的幼虫,因此只有寻找根源才是最终的解决方法。”

他也不认同委员会质疑上述方式效率缓慢。

他说,公众以为喷蚊雾可解决一切问题,但只通过正确喷射才能达到效果,否则无助解决问题。

“经验显示,很多居民看到卫生官员前来喷射蚊雾时都关上门窗,让喷射蚊雾工作无法达到一定的效应。”

他说,雪州卫生局甚至在州内骨痛热症率最高的热点区,即八打灵再也,推行生态循环方式解决骨痛热症。

“此外,在埃尔尼诺现象期间,黑斑蚊繁衍更快速,而雪州卫生局所采用的方式此前更获得卫生部的认同,尽管效率看似不快速,但是却是有效的,只要能够获得配合解决卫生问题。”

“垃圾堆非蚊症源头” 州议员不认同卫生局说法

黄梓学:检查垃圾堆都发现有孑孓繁殖。

骨痛热症为患 亚洲国难幸免

黄梓学强调,骨痛热症病例上升乃是趋势,凡有黑斑蚊繁殖的国家,都出现病例上升迹象。

“除了雪州,其他州属的骨痛热症病例也是一样上升,即使整个亚洲发生骨痛热症病例的国家或地区都面对同样的问题。”

他说,在2014年前,骨痛热症病例没这幺高,那是因为医疗设备不足,随着卫生部提供快速检测仪器给所有政府医院和诊所后,能更快速察觉确诊病例及收集其数据。

他也指出,雪州医生算是医术高明,至少他们都能把州内骨痛热症死亡病例控制在0.2%的水平,相比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是0.25%至0.3%之间。

“垃圾堆非蚊症源头” 州议员不认同卫生局说法

垃圾及阻塞的沟渠是黑斑蚊繁殖的温床。

雪州获特别拨款灭蚊

黄梓学表示,中央政府不曾漠视雪州的骨痛热症问题,并于2014年拨出225万令吉给雪州卫生局打击骨痛热症,其中150万令吉是特别拨款。

雪州于2015年共获得中央政府近1000万令吉拨款,其中833万令吉是特别拨款。

他强调,雪州是唯一获得中央政府给予上述特别拨款的州属,尽管今年的拨款只有154万令吉,不过,雪州卫生局已向卫生部要求额外拨款,以便灭蚊。

他也说,凡有黑斑蚊繁殖的国家,受到寨卡病毒传染的几率变高。只要有人体内带有上述病菌,一旦被蚊子叮咬后,后者就会成为传播工具。

大马面对寨卡风险提高

“感染寨卡病菌的人没有明显症状,可说几乎跟感染骨痛热症的症状一样,而且高达80%的人是毫无症状。”

他说,截至上周为止共有34个国家发现寨卡病毒,泰国于上周发现一个类似病例,换言之,我国受威胁风险也大大提高。

“此病菌暂时无药可治,我们也无法控制进入大马的人流,因此就只能从蚊子下手,只有把垃圾清理干净,相信就可解决蚊子繁殖的问题。” 

杨巧双:未了解权限官员难发挥助抗蚊症

雪州议长杨巧双说,今日听证会反映了官员对本身权限了解有限,以致他们没有善用和行使,以协助全面解决骨痛热症问题。

她说,今日主要召集4组官员协助听证委员会了解雪州骨痛热症对应方案,出席官员包括雪州卫生局官员、 掌管卫生事务的行政议员达罗雅和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欧阳捍华,抽样邀请出席的居协及各地方政府的卫生官员主管。

“我们主要向这些负责解决州内骨痛热症问题的官员了解他们处理的方式, 再从他们的缺点切入提出建议。”

她说,由于今天委员会无法总结,因此她只能略提个人看法,即官员因不甚了解本身权限,所以没善用向中央政府和州政府提出所需的拨款、仪器及便利,无法有效处理和解决骨痛热症问题。

“我们会在来临的州议会,即3月28日期间,向州政府提呈总结各报告及提出各项看法和建议,以改善应对骨痛热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