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医生和专家,你更应该怀疑反疫苗分子

诗人鸿鸿在Facebook上反对让孩子接种疫苗,并推荐由香港反疫苗作家汤祯兆、林纶诗合着的《素人父母》。本来这算是「与我无关的东西」,思前想后,还是要写一篇文章解释一下,为甚幺这些反疫苗派值得怀疑。

首先,鸿鸿指「基改食物终被证明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危害」,这说法并无根据,基改农作物议题複杂,无法一句「好」或「不好」解释,不过目前大量相关研究可以确认的是,基改农作物未有增加健康风险,对环境的影响亦需要视乎基改的类别(事实上,把「基改」视作单一的东西会妨碍理解),难言「无法挽回的危害」。不过本文并非要谈论基改,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先参考这篇文章。

其次,抗生素的原理跟抗体并不相同,不能因为都有个「抗」字就望文生义。留言已有人解释,疫苗是给身体提早训练产生抗体。人体有免疫系统,但免疫系统不是万能,相信历史上多场致命疫症已足够证明这一点。

医界否认疫苗副作用?

鸿鸿说︰

但疫苗跟副作用的因果关係并非难以证明,医学界有工具处理这个问题,绝不能如此儿戏。在疫苗推出前,都须先经过多次实验,包括大型的「随机分配—安慰剂对照组—双盲实验」,以证明其安全及有效。另外,疫苗推出后,医学界亦可以利用追蹤研究对比接种疫苗后的变化,或者大型的病例对照研究来发现潜在副作用。

当然,不同的研究方式各有优势及限制,例如单凭对照研究较难确认因果关係,但有助医学界发现相关性。换言之,假设疫苗X真的导致副作用Y,在大型病例对照研究中应该较容易看得出;反过来说,病例对照研究中没有这个发现的话,要继续宣称「疫苗X导致副作用Y」,就需要有更强证据来支持了。

试想想,如果医学界连疫苗的副作用也无法确认,又如何找到肺癌跟吸烟的关係呢?相信很少人会在吸第一口烟后两三个星期便患上肺癌吧。

在此顺便介绍医学上一个非常重要而且基本的概念︰作任何医疗决定前都应该先衡量疗效以及副作用。举个例,照X光会(极极轻微)增加患癌风险,因此无事不应乱照,但如果在紧急情况下(如要撞车后检查骨折)或者会带来更多好处(如及早发现癌症),平衡利弊后还是可以照X光的。

来自香港的反疫苗分子

鸿鸿又问︰「一项显而易见的良药,如果不是面对太多疑难杂症的质疑和挑战,需要这幺用力地宣称自己的正当性吗?」

这是疫苗的吊诡之处,正因为疫苗成功消灭、大幅减少多种疾病传播,令我们这一代人没有那些可怕疾病的记忆。与此同时,拜反疫苗分子所赐,医护人员亦需要担心疫苗接种率不足,令社群保护失去效力(这一点待会再说)。当然,医学知识必须面对质疑和挑战,否则无法从错误修正过来,然而这并不代表反疫苗分子的质疑合理,相反,他们往往选择性阅读科学研究、错误诠释结果。

鸿鸿推荐了《素人父母︰不打针不吃西药,我的孩子健康成长》一书,两位作者林纶诗及汤祯兆是香港的反疫苗分子,汤祯兆多在《文汇报》的专栏宣扬反疫苗讯息,而林纶诗则不时在《明报》世纪版撰文。两人的在写疫苗时所犯的错误可谓罄竹难书,下文兹举数例︰

简单错误

两年前本人曾跟两人在《明报》上笔战(全部文章连结见文末)。《素人父母》书中〈邪恶一岁针〉引用一项横跨1988至1996年、对象为逾3万个在此期间于横滨市港北区出生的儿童的研究,「素人父母」只取其中一年,宣称自闭症个案下降两成。

在我指出错误后,两人反认为我理解偏差,又引述反疫苗医生Jeff Bradstreet所搜集的数据,声称可看到疫苗跟自闭症的关係,然而他是用一个地方的接种率,跟另一个地方的自闭症数字比较。两地人口不同之余,更相隔超过500公里,根本无法这样比较——假如有做基本的资料搜集,汤林二人就不应该把这错误写出来待我指出。

又例如两人在文章中指「有调查更发现,没有打预防针的南美洲,麻疹爆发潮却最稀少」,我当时亦于反驳文章中提到,只消用几分钟上网搜寻,就可以看到南美洲几乎所有国家的接种率皆高于九成,仅有两个国家接种率为 85%。他们有为自己的失实内容负责吗?没有。

摘樱桃(cherry-picking)

再举多个例子,林纶诗在去年11月川普当选后,于《明报》世纪版刊登〈川普和他的反疫苗立场〉一文,内文指︰

读后我立即翻查,她提到的论文可在网上找到,相关段落其实是引述另一篇来自1982年的论文(所以她的写法其实误导),该篇论文(Torch (1982))我无法在网上找到,但美国国家学院医学研究所1991年的报告提到,Torch (1982)以摘要形式,汇报200个声称是「随机汇报」病例当中70个的初步数据。报告随后指出,Torch的分析未有考虑到婴儿猝死(SIDS)的年龄分布,此外只包括35%(70/200)案例及缺乏详细数据。

美国国家学院医学研究所两份报告分析多项研究,均未有发现疫苗跟SIDS的关係(详见此处),而林纶诗引述那份2011年的论文亦有另一问题︰利益冲突。网上的更正告示可见,两位作者原本申报是「独立研究员」和「独立电脑科学家」,亦没有申报利益,更正后两人均提到(在论文发表时)跟反疫苗组织有关,此外亦收到反疫苗组织赞助令论文可以开放获取(open access)模式刊登。

营养比疫苗重要?

早前林纶诗再于《明报》世纪版撰文,表示︰

为节省时间及免得令人烦厌,在此就不再继续fact-check,但我想指出两点︰一,疫苗主要作用是预防传染病扩散,要比较的不应是死亡率而是病例数字。死亡率下跌可以有很多原因,除了病例减少外,亦包括卫生条件改善和(林纶诗未有提及的)医学发展。4月底《科学》杂誌把疫苗可预防疾病的美国数据化成图表,读者可以看到疫苗的作用。二,疫苗不是唯一原因并不代表不重要,林纶诗不应出于自己的反疫苗立场而淡化疫苗,忽略免疫学、流行病学、公共卫生等专业的共识——疫苗是减少传染病的一大功臣。

简单来说,每次当我认真审视林纶诗及汤祯兆的文章,都会发现类似的错误,所以我都乎不想再理会他们两人了,偏偏他们的影响力远至台湾,实在罪过。

这些反疫苗分子对于有问题但跟自己立场一致的研究不加质疑、全盘接受,同时曲解其他研究并漠视整体科学证据及学界共识,面对相反证据往往避开或以阴谋论解释,这绝对是不诚实的表现。要质疑就不应该双重标準。不少反疫苗分子强调要有知情权,我非常同意,也认为医学界及政府在向民众解释方面做得不足够,但我同时认为,散播错误及片面的讯息无论如何也称不上是「提倡知情权」。

你不打疫苗,佔我甚幺便宜?

最后回到「群体免疫」这个问题。鸿鸿在另一则Facebook贴文问反对者︰

这就显示他根本不了解接种疫苗对于防疫的重要。接种疫苗不只是个人的事,因为疫苗不会是100%有效,总有小部份人在接种疫苗后未能产生抗体,另外还有因为抵抗力弱而无法接种疫苗的人、年纪太小未及接种疫苗的婴儿。

所谓「群体免疫」,就是当一个社群中有足够人数产生抗体时,病茵或病毒即使在社区出现,也因为可传播的选择不多,降低了爆发疫症的机率。至于怎样才算足够人数,就因疾病而异,传染力越高的疾病,便需要越多人免疫才可足以降低疫症爆发风险。

因此,就算我打了疫苗,别人不打疫苗也有可能影响到我和所有我重视的人。更何况这不是甚幺佔便宜的问题,而是人命,孩子不应死于本可预防的疾病。

我欣赏他的诗。我不喜爱他的无知。